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浏览历史

© 2005-2017 总之引不出泥河人太多的感伤与惊惧但这几年不同了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河水开始将各式各样的尸体送来下游漂在河面上冲到河肚子的浅滩里,搁浅在河海交汇处的沙洲上或者干脆用长头发手脚衣物上的钩或者碰巧了的哪一处挂缠住下河游泳或捕鱼的人的腰脚,让他们在一阵忙乱的纠缠之后吓得三魂六魄先出了七窍。    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土地爷爷泰山老母马小买拍着胸口颠倒地念着众神的名字拿两只胖手搓着额头上不断冒出的冷汗珠。四周风吹芦苇和兀立其间的绵柳树和荆柳丛适才还风清日丽眼下似处处鬼魅憧憧。马小买裹紧暗紫色的薄呢子外套迅速拐到了通往泥河大街的稍宽一些的路上。边走边感觉头皮发紧后背发虚好不容易出了王家巷子拐上大路,置身熙熙攘攘的泥河大街上马小买松了口气努力地调整表情,与相熟的街坊们搭过话朝东走了几步之后停住脚又转身朝西走了一百多米走进徐三麻纸草铺。我的大哥吕建功傍晚回家撞见马小买在院子的一角烧纸钱。吕建功发现在明明灭灭的火光中马小买神情恍惚。非初一非十五的烧纸马小买的举动和神情都让吕建功非常不解在后者的再三追问下,马小买说了下午在泥河边看到浮尸的事。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